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全部文章 > 正文

mg3sw杨升庵之妻——黄娥-鱼凫书院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9-03-08 分类:全部文章

杨升庵之妻——黄娥-鱼凫书院
黄娥(原作“峨”,后亦作“娥”),字秀眉,明代女文学家,四川省遂宁市人。父亲黄珂官至尚书,自幼博通经史,能诗文,擅礼仪。黄娥与杨慎的结合在中国文学史上是一段佳话蔡贵照,夫妻二人的诗词成就都很卓著,在明代自成一家。

黄娥出生于文学世家博伯利,所以从小就博通经史张媛琦,琴棋书画样样精通,这样的家庭环境造就了一代才女启航新课堂。明正德十四年,其父亲黄珂为她选了个婆家相府闺秀,就是杨家,将女儿黄娥许配给杨慎皇甫惠静。婚后的黄峨与杨慎既是同心的诗友,又是恩爱的夫妻,朝夕切磋诗文,一起填词作曲,清风明月,花前月下,过着幸福而又浪漫的爱情生活,让俗人羡慕,让神仙嫉妒。


但是美好的夫妻生活在婚后第六年被打破,黄娥的丈夫杨慎触怒了嘉靖皇帝,被贬官就算了,还被发配到远方的云南穿越之山田恋。就这样跳水兔的做法,杨家从此之后就衰败了,但黄娥并没有放弃自己的丈夫贺兰心儿,而是选择和杨慎共进退,一路上跟随着丈夫杨慎画中欢,直到湖北江陵临江渡口两人才分手。杨慎填词临江仙戍云南江陵别内一阕赠爱妻张丰毅霍凡,曰:相看临远水陆薇雯,独自上孤舟。却羡多情山上鸟丛威娜,双飞双宿河洲。此情此景令黄娥更悲从中来,一连填了五首散曲罗江怨闺情作答,还倾吐不尽胸中妻楚。曲云:山隐隐遮,行人去也,羊肠鸟道几回折?mg3sw雁声不到,马蹄又怯,恼人正是寒冬节神剑七式。长空孤鸟灭,平芜远树接,倚楼人冷栏杆热。蔡轩正真是字字血泪丁文山,如泣如诉。遥想人冷栏杆热,杨慎心痛如绞。这样一对苦命鸳鸯在囚途中风雨同舟蔡玉治,不离不弃。之后,黄娥回到杨慎老家,开始了与丈夫分居的日子。在此期间郭伊娜,黄娥写下了很多诗和散曲来寄托情思老哥救命啊,比如《寄外》《杨升庵夫人词曲》和《杨夫人乐府》等。


 
当年的离别最后变成生死两隔,26岁的黄娥终成71岁的婆婆,就这样结束了才女生涯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