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全部文章 > 正文

matlabplot水彩画大师金家齐辞世,亿万人曾用过他画的热水瓶!-镜界乐享

作者:admin 日期:2019-01-13 分类:全部文章

水彩画大师金家齐辞世,亿万人曾用过他画的热水瓶庆云一中!-镜界乐享

来源: 壹号收藏(ID:www1shoucangcom)

(2018年8月22日凌晨4点左右,中国水彩画大师、荆州画坛泰斗金家齐老先生在湖北沙市辞世,享年97岁。)
他少年就立下艺术报国志向,
虽遭受过一次次政治风暴,
甚至被投入监狱。
前前后后在画坛上销声匿迹长达近30年。
但他从未放下手中的画笔,
坚持在极困难的条件下隐蔽作画,
使得数百幅作品和画稿
得以在秘密的状态下完成与保存下来。

他主持设计过的“荆江”牌热水瓶
深受国人喜爱,
还成为姑娘结婚指定嫁妆,
甚至远销港澳、东南亚和欧美地区,
被誉为“荆江之花” !

牡丹 作于1978年
他还孜孜不倦地以毕生精力
对“西方水彩转型为中国化水彩”
进行了苦苦探索,
为艺术奋斗终身!
少年立下“艺术报国”志向

1957年 觉楼街 36X28cm
金家齐1921年生于贵州省麻江县的一个落魄小知识分子家庭,父亲金国印喜爱读书写字,一手“瘦金体”在当地颇有名望。金家齐受父亲的熏陶,从小也喜好绘画。堂叔金国文擅长中国水墨画,见侄儿颇有美术悟性,便有意教他学习水墨。

山谷 15X18cm
初中时,金家齐改从毕业于上海美专的青年教师吴夔(kuí)学画水彩。初中二年级matlabplot ,他就能用水彩的表现方法画抗日宣传画。1938年武汉会战,金家齐用桌子搭着凳子,在街头墙上画了一幅保卫大武汉的宣传画,画面上若干兵民举起上了刺刀的枪,对准张着血盆大口的豺狼刺去,极具共鸣,反映了当时人民的心声。

1995年,秋菊,29X24cm
这次的小试牛刀在都匀县城里反响很大,同时也给金家齐很大的鼓舞。于是,从初中起,金家齐就立下了艺术报国的志向,决心一辈子献身于他所钟爱的美术事业。
绘画反映“左倾”思想被开除

1963年 觉楼街口 27X20cm
金家齐读高中时,已是抗日战争后期,对战后国家与民族的前途、社会问题,学生中都有不同的观点,并经常发生辩论。那时学生中也有“左”和“右”两种思想倾向,在辩论中,金家齐总是站在“左”的一边。

1957年 便河桥 40X26cm
1943年夏天,一次他与一个学生辩论社会贫富不均的问题,金家齐坚持认为中国社会上有贫有富,并且形成了贫富悬殊极不合理的社会问题。邓楚涵而那个学生却认为中国只有大贫和小贫。双方争得面红耳赤,互不相让。金家齐一气之下,画了一幅画:一个衣衫褴褛的穷小孩,赤裸着双足,站在破烂的房屋前,以呆滞的目光望着对面小洋房阳台上晾晒着的华丽的衣服,画好后贴在教室里。

1980年 公园 18X16cm
他万万没有想到,这幅画给他招来了大祸。学校当局联系他平时的过激言论和绘画作品反映的思想倾向,将他开除出校。离校后,金家齐到贵州炉山中学教了一年书,次年又在花溪贵筑县民教馆工作了一段时间。
武昌艺专崭露头角

1985年, 玫瑰, 30X38cm
因早已立下了艺术报国的志愿,1945年7月,金家齐毅然离开家乡,负笈北进,考入了战时迁到重庆江津的武昌艺术专科学校(湖北美术学院的前身),专学西画,并主攻水彩。由于有家传的绘画功底和中学时吴夔老师对他的正规教育,金家齐考入艺专后三维鱼乐队,很快就受到学校的关注。在读一年级时,他画的一幅水彩受到学校董事长蒋南圃的青睐,被推荐参加了校内画会的展览。

1980年 汉河之晨 23X30cm
那时学校经常组织学生写生,一次扯扯老空,他在长江边写生,见一群纤夫背着纤绳,迈着沉重的脚步逆水行舟,腰弯得几乎与地面平行。顿时灵感突发,以纤夫为题材创作了一幅名为《前程》的木刻肥仔球王,突出反映了饱经风霜的劳动人民生活的沧桑,画背面还写了一段话:“沉重的脚步与美妙的幻想相连,艰难而自信地走向属于自己的明天,虽然困苦,总有希望!”

菊 作于1977年
1945年末,学校在重庆中苏友好协会大厅举办“武昌艺专美术作品展”u4战队,他将这幅木刻画和其他几幅水彩送去参展,受到各方好评,并被人买去。他帮同学修改过的几幅水彩画也卖出去了,尽管进校不久,金家齐已凭借作品崭露头角。
被政治运动牵连落马

1989年 观音 58X42cm
1948年初,内战升级、物价飞涨、货币贬值,民不聊生。金家齐这时已结婚生女,为生活计,他在蔡甸汉南中学找了份教师职业,期间与教师中的地下共产党员有所接触,并于1948年暑期加入了中国共产党。

冬之鲫
1949年6月25日,武汉解放,7月,金家齐奉调赴沙市参加城市接管工作。进城后,他先后担任市文工队队长、市委宣传部宣传科负责人、市文联主席、文教局副局长等职。金家齐以满腔的热情投入到各项工作中,尽管工作十分繁忙,他还是没有忘记画画,沙市的第一幅毛主席的大幅油画像就出自金家齐之手。此外,沙市中山公园烈士纪念碑也由他设计。他还忙中偷闲画画小品。

1962年 老树昏鸦 15X12cm
有一次,他站在窗前,忽见一群乌鸦从高空飞过,他赶忙拿起画笔画了一幅《秋色图》,并在画上题了一行字:“屋前一片秋光好,乘兴挥毫乱写鸦。”
金家齐在党、政上层机关里工作了5年,当时他还只有30出头,是沙市最年轻的县级干部之一,又有文化,对仕途充满了抱负。正在他踌躇满志时,突如其来的一场政治运动将他打落马下。1955年全国开展“反胡风反革命集团”运动,金家齐被牵连进去,组织上认为他已不适于留在上层机关工作,将其贬谪到市文化馆任专职美术干部。
逆境中与艺术作伴

白牡丹 28X25cm
受此打击,金家齐感到心灰意懒黏美露龙,看破一切。但时过不久,他的心就平静下来,因为他又重新开始了他所钟爱的绘画事业,在线条、色彩中找到了自己的追求和乐趣,一切荣辱沉浮也就置之度外,无所萦怀了。 到文化馆后,他首先将自己的美术作品挂在美术室,支起画案,摆上画笔、石膏像、调色板和坛坛罐罐,开始了他专业美术人员的生涯。

金家齐在文化宫教授热爱绘画的学生学习
听说文化馆来了一位高水平的画家,许多爱好美术的青年都纷纷跑去参观。起初是去欣赏他的画,后见他是这样平易近人、和蔼可亲,就要求向他学画。文化馆本来就有辅导业余文艺爱好者的任务,金家齐又乐于诲人,于是在他身边就集聚了一批青年美术爱好者向他学画斗破后传。其中,既有社会青年,也有在读的中学生。一时,美术室成了文化馆最热闹的地方。

1990年 野鸭 47X35cm
几年下来,先后跟他学画的有100多人,每年被美术大专院校录取的学生,全省除武汉市外,沙市是最多的。其中不少人后来都成了美术院校的教授和知名画家,如中国美术学院教授黄发榜、深圳大学美术系教授刘子建、武汉工业大学美术教授王旋峰、中南民族大学美术学院教授罗彬、湖北知名画家唐明松、已故高级工艺美术师熊家庆,都是那个年代跟他学过画的画坛佼佼者。

沙市一条街 作于1957年
离开纷扰的政界,摆脱了缠身的杂务,丢开惆怅,金家齐感到一身轻松。他可以将全部身心投入到艺术创作中去了,每天除了教学生,他就带着写生本到处去看看画画,沙市中山路的街景、老天宝银楼的建筑、老城隍庙上的钟鼓楼、长江上的帆船、古老的便河桥、拖板车的女搬运工,还有许多人像、静物,都一一收进了他的速写本里。

1957年 老天宝银楼 48X38cm
不几天,在美术室的画架上就能见到他的新作。他那扎实的功底、训练有素的技巧和沉着的色调,都令众多观赏者赞叹不已。
在全省美术界收获名气

1984年 採收 17X15cm
1956年,省群艺馆馆长、版画家武石来到沙市,见沙市文化馆美术室里挂满了金家齐的画作,大感意外地说:“想不到还有一个人才埋没在这里!”便将金家齐借调到省群艺馆筹办湖北省第一届美术展览。
展会筹备期间的一天,金家齐站在中苏展览馆二楼展厅窗前,望着对面的汉口中山公园大门,即兴画了一幅水彩《汉口中山公园外景》。虽然只用了两个小时完成此画,但技法的纯熟、用色的老练,都达到美的境界,送展后受到观众的赞赏和关山月、黎雄才等画坛名家的好评,并获“水彩画种专业奖”,由湖北省文联收藏。
在水彩创作的同时,金家齐潜心于水彩民族化的实践与研究。早在40年代,他在武昌艺专求学时,就曾对同学们说:“中国人为何不画具有中国艺术风格的水彩?”他感到自己既较系统地学习了西方水彩理论,又有中国水墨画的根底,对水彩中国化的研究绝非空想。但后来由于忙于生计和长期从政,一度放弃了研究工作,现在成了专业画家,有时间和条件继续此项研究,何乐而不为?
因此,从50年代起,金家齐就一直在埋头苦干,不求闻达地进行“水彩中国化”的研究与创作。50年代,有一次时任湖北省美术家协会秘书长的周韶华来沙市写生,看到金家齐的水彩作品即“为之一震”,认为他的作品:“具有鲜明的可感性和浓郁的东方意象魅力,暗含着东方文化神韵,像他这样有浓厚的民族文化意识,执著地构建本土文化意识,又具有个性化的语言形式是为数不多的宝钺。” “论技艺之高,造诣之深,在当时的湖北水彩画坛上应推第一。”(周韶华:《有情趣的东方意象水彩》)。
狱中作画寄托情感

1957年 铸工速写 32X29cm
正当金家齐已取得某些研究成果,专心致志地准备继续进行他的“中国水彩画”的研究与创作时,一场更大的政治风暴又将他打入了地狱。1957年,中国大地开展了“整风”、“反右”运动,金家齐被划为“极右分子”,并被判处有期徒刑5年。
金家齐怀着愤懑的心情走进监狱,幸好他有一技之长,除劳动外,还经常被抽出来办黑板报和画宣传画。很快,他的绘画名声在监狱系统传开了,省监狱也将他“借”去画画。在省监狱,他画了一幅表现警察站岗值勤的大幅宣传画,监狱的人说:“这幅画画得太真了,去也好,来也好,总见这个‘警察’看着你!”

1956年 大女儿 31X25cm
从省里返回沙市看守所后,因有此好表现,金家齐受到看守所优待。为便于他画画,还单独给了他一间小房。这时,金家齐的心情已平静了许多,他利用这个便利条件,心潮涌动时也在小纸片上画画国画、水彩。当时他10岁的大女儿金桦常来探监。一次,他兴致勃发,在一张小宣纸上随意挥洒,画了一群小鱼送给女儿,并在画上即兴写诗一首:
鱼儿鱼儿放胆游,永向前,不回头。
前面有险阻,前面有激流。
险阻炼尔胆,激流长尔谋,天宽地阔不用愁。
我几奋志当报国,休作庸人窝里斗。
窝里斗,几时休,损人利己鬼神愁。
字里行间,寄寓了他对下辈的希望和对无休止斗争的厌恶。
用水彩记录生活点滴

1962年 二女儿 56X38cm
1962年初夏,金家齐获提前1年多释放出狱。回到家里,满目凄凉。自从他被关进监狱后,家里一下子没了主要经济来源,一家5口全靠妻子周兰每月几十元的微薄工资维持生活。昔日进城的领导干部、著名的美术家沦落到今日这般地步,金家齐十分心酸。

1962年 墙边静物 52X30cm
一天火箭人,金家齐心有所动,即兴画了一幅《墙边的静物》的水彩写真,画面上是一堵残破的旧墙,砖墙前的旧春台上摆放着散乱的瓶瓶罐罐和已经枯黄了的莲蓬、残藕及几样已经干瘪的菜蔬,真实地再现了他家当时生活的窘境。

1962年 三女儿 28X22cm
金家齐出狱后既没了组织农妇生存手札,又无固定工作,为了全家人的生活,他只得每天画一些床头小画,以两角钱一张卖给工艺品商店贴补家用。那时3年“自然灾害”还过去不久,副食品供应仍十分欠缺,妻子又正怀着小孩,便在“黑市”上出高价买回两条鲫鱼,又买了两棵大白菜,准备给大家改善一下生活。

1962年 有鱼的静物 46X37cm
妻子准备上午将鱼做好,金家齐看着鱼十分可爱,画兴大发,便拉住妻子说改在下午再吃。他将鱼、白菜和厨房的两个壶罐摆放在木箱盖上,画了一幅《有鱼的静物》,并在画下写下一行字:“1962.11.留助记忆。”因为是有兴而作,用笔特别自然,空间感觉也很好。1992年,此画被收入《中国水彩画图史》。
设计“荆江”牌水瓶畅销国内外

1957年9月沙市热水瓶厂开工典礼合影
1963年,当时的中共沙市市委书记曹野在沙市热水瓶厂蹲点,曹野是与金家齐同时进城的干部,与金家齐很熟,也知道他的美术才能,便点名要金家齐到水瓶厂去搞花样设计。开始厂里没有自己的花样设计室,水瓶外壳花样都是从上海、南京买来的,花样陈旧,且画粗糙死板。金家齐到厂里以后庶妃不好惹,首先建立了花样设计室,带着厂里几位青年美工重新设计新的花样。短短几个月时间,就把上海、南京买回来的老花样换了下来。

水瓶花样设计虽属一般工艺美术,但金家齐却把它当作艺术作品来完成。既要把花样画得不受工业手段的约束,又具有文人欣赏的味道,那就得要真正的深入实际、去体会。当时水瓶厂的副厂长为了搞好水瓶上的花样,一对一的管束金家齐,让他可以不受别人的干扰了,专心画。

牡丹 作于1977年
金家齐让那些工人看花就看花、画花就画花,种花就种花。有一次大家跑到疯人院那个地方,看到有好大一朵牡丹,可是回来却对金家齐说:“哎呀,我们一点知识都没得,怎么绘得好牡丹呢?那牡丹上的嫩叶子,还有红颜色的茎。”其实在金家齐看来,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牡丹,只是以前没有注意过这些细节。所以金家齐觉得文化实践很重要。

除了要依照严格的工艺,去规定、制定工业产品之外,金家齐认为还要在工业产品里面贯彻一些文化素养。按照规定,水瓶上的一个花瓣可以一枪把它喷完,用一个颜色。可金家齐除了用一个颜色喷这个花瓣之外,还在花瓣子这头轻轻一点,于是它就是两头的颜色亮一点,或者暗一点,花瓣就显得弯曲了。虽然增加工作量,但是增加了艺术效果,让图案立了起来。

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,“荆江”牌水瓶的花样已逐渐翻新,第一批经过花样更新的小磅水瓶送到上海展览,同行都感到十分惊讶。不久,市场上又传来喜讯,“荆江”牌好卖了!特别是金家齐设计的花样,都成了市场上的“抢手货”,许多姑娘结婚置办嫁妆,点名要买这些花样的水瓶。

金家齐觉得,沙市水瓶厂的设计之所以在全国有名气,是因为花样比起广州、北京都有所不同,花瓣的喷绘处理上也有一点点窍门。这样做工作会慢一点,因为多点两点要耽误一些时间,但是最后出来的艺术效果却不是那点时间所能够包含的。他还说:“工业美术不能把它当做机械的东西来看,上海的喷花技术后来之所以落后,就是因为缺少创新。工业美术是有高度文化自觉性的,只有打破工业的呆板规定,你的作品才能活得起来。”

到了1964年底,金家齐和他的同事们共设计出大小磅别的新花型达98个,形成了多彩多姿的“荆江”牌风格。加之提高保温性能,改进造型、包装等措施,“荆江”牌水瓶声誉鹊起,不仅畅销国内,还远销到港澳、东南亚和欧美等几十个国家和地区,被誉为“荆江之花”!金家齐在水瓶厂卓越的艺术作为,印证了一句老话:是金子到哪里都会发光!
“文革”中屡出佳作

1984年 初春 24X18cm
正当“荆江”牌热水瓶繁花似锦司徒公办案,工厂欣欣向荣之际,“文化大革命”开始。市委书记曹野作为沙市最大的党内“走资派”被揪了出来。在批斗曹野时,金家齐和本市另外3位知名高级工程师也被拉去,戴高帽、挂黑牌,一起参加陪斗。金家齐对这样的胡闹,内心十分愤怒,事后戏写了一首小诗,发泄自己的不满:
专家治厂”创名牌,也被拘来上斗台。
何故陪君成反派,哑然一笑岂开怀。
1962年 桌上静物 38X33cm
在横扫一切的“文革”风暴中,金家齐先是被下放到劳动强度最大的大炉车间劳动,后又到郊外厂办养猪场去喂猪。养猪场规定他每天早上6点钟上班喂猪,晚上6点钟下班,夏天晚上再骑三轮车去捡两小时西瓜皮,捡完西瓜皮还要回到猪场去守夜。

1946年 老人像 32X26cm
“文革”中,金家齐尽管头上压着“反革命”、“右派”、“反动学术权威”3顶帽子,但经历过多次政治风暴的他,对眼前的灾难已不感到十分意外了。一位艺术家在任何恶劣的环境里他都永远是艺术家。他以沉稳的心态,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泰然处之。在那艰难的岁月里,他的心仍记挂在他毕生追求的绘画艺术上。不准他公开画画,他就隐蔽地画,他随身带着写生本,走到哪里就画到哪里,尽管在磨难中,也仍然没有改掉这个习惯。

1981年 雁荡山下 17X15cm
每天,他都怀揣着小写生本和笔,在上下班的路上、在猪场、在捡西瓜皮的街头……将自己感到有兴趣的景象,随手一一速写下来,然后借回家的时间在油灯下进行整理。多年后,他在回忆那一段生活时说到:“磨难中是绘画救了我,一想到画画,我什么都忘记了。”

刚刚出生的金莉(四女儿), 48X36cm 金家齐先生作
没有绘画材料,他就在纸壳上画,他曾向女儿金莉说过,“只要给我一枝木炭,我就能画出自己想画的图画来。”一天,他借着屋上亮瓦透进的微弱光线,在用木板、木条钉做的小桌子上画人像,画了妻子周兰,又画自己。画好后,还拿在手里自我欣赏一番,从中找到一份心灵的慰藉。20年后,他翻出这些旧作,在自画像的背面写下了一段文字:“1966年画于崇文旧居,转瞬近二十年矣。当时已万念俱灰,又不甘碌碌,乃借破屋顶光,写此难平之意。”

1984年 野塘飞鹭 24X21cm
他就这样写呀,画呀,积累了不少素材。有一次,他的一个在湖北美院读书的学生放暑假,特地到他的家里看望他。在言谈中,金家齐仍离不开艺术,他对学生说:“养猪场也有美,好多可以入画的题材在心中蕴藏着,总有一天我要把它们画下来。”

1970年 暮 56X38cm
事实正是如此,“文革”后,被收入《中国水彩画图史》的《雨后》、选赴国外展览的《秋》、被湖北美术馆收藏的《暮》、创造了水彩新技法的《秋韵》和《乡间小景》等都是那一时期的作品。这些作品凝重大度、浑厚多姿,展示了大家的气魄,画出了作者的心声,别有一种特殊的品位和深刻的思想内涵。
重挽“荆江之花”美誉

由于被赶出了设计室,金家齐设计的花样也一同遭到禁用,取而代之的是《大海航行靠舵手》、《三忠于》、《林副统帅题词》等适应当时政治形势的花型图案,这些花样尽管十分“革命”,但用户特别是外商却不买这个账,产品销售一下子又跌入了低谷。


在1971年广州秋交会上,“荆江”牌水瓶因花色不对路而受到外商的冷落。后来有个外商在交易会的旧样品中,翻出了金家齐设计的《玉兰花》、《春华秋实》两个花样和从美术院校分来的学生郭方颐设计的一个花样,才订了一批货。

于是,厂革委会感到“还是吃饭重要”,便将金家齐调回了花样设计室,但仍没有放松对他的监督管制,除了设计,每天还命他早晨6点到8点打扫厂区卫生。居委会见金家齐已不在猪场养猪了,也命他节假日到居委会扫半天街。

“扫地就扫地吧!”只要让他重新拿起画笔,他什么也不计较。经过几个月的努力,金家齐和他的同事们很快设计出一批好看的新花样。在1972年的秋季广交会上,“荆江”牌水瓶的出口销售量居然跃居全国同行业厂家之冠,连送去的样品也被卖光了,“荆江”牌热水瓶又恢复了“荆江之花”的美誉。厂里一个“造反派”头头暗地里悄悄对金家齐说:“厂里多亏你这两笔吃饭!”

20多年磨难终平反
1978年,金家齐收到了错划“右派”的改正通知,恢复公职,“反胡风”时的“历史问题”也得到改正。经历了20多年的政治磨难,57岁的金家齐终于清白。从这以后,他名誉恢复,1979年当上了沙市市政协常委,1981年被调到沙市轻工业局主管全系统的设计工作,并被选为全省工艺美术委员会的副主席,先后担任了省政协委员(第五、六两届)、省美协理事、水彩艺委、市文联副主席、市美协主席、沙市画院院长。

1995年 縧鱼 56X42cm
对眼前所发生的一切,金家齐都以平常的心态对待,他并不十分在意这些头衔,他最为欣喜的是自己能随心所欲地公开画画了。一天,老伴在集贸市场上买回几条鳜鱼,金家齐一时兴起,画了一幅题名《鳜鱼》的速写小品,并在画面上题词:“多年不见鳜鱼,今集市开放,始得一见,于家务纷乱中捉笔志之。”这幅画他画得随意而畅快,画面生动感人,洋溢着画家从“文革”磨难中走过来难以抑制的欣喜。

1970年 江南春雨 56X45cm
此时他已是花甲之年,他十分珍惜这迟到的晚晴,他要抓紧时间多创作一些作品,多研究一些“中国水彩画”的画法。他曾写过一首题为《自勉》的励志诗表达当时的心情:
客路三千里,坎坷四十年。
自分没草莽,不意见晴天。
但求心无愧,何惧从头越。
谁畏征途远,焉可叹衰颜。
勤奋写生为祖国历史留痕

1980年 灵隐寺 36X28cm
金家齐从50年代起,因为受着种种限制,20多年来没有到外地写生,也不允许他参观全国大型美展。特别是“反右”后,更不许他拿作品参加展览拉加贝尔,有时他设计的水瓶花型在行业评比中得了奖,也不让署他的名字。改革开放后,他获得了行动自由徐熙蕾,决心趁自己还跑得动,到祖国各地去写生。他十分欣赏李可染的一句话:“为祖国河山造像。”金家齐说:“我也要为祖国历史留痕!”

1978年 泰山极顶 33X25
从70年代末起,他就带着写生画具奔赴各地写生。他先后到过北京、承德、黄山、贵州、重庆、五台山、张家界、苏州、杭州、桂林漓江、洞庭湖和泰山、衡山、华山、嵩山、恒山等地,足迹遍及祖国的山山水水。乘火车,他靠在窗前;乘轮船,他伫立甲板。走一路,画一路,将沿途的风景名胜、民俗风情、物品特产,乃至坐在大车谷堆上的农妇、赶集归来的侗女、石板盖成的民居、江南的鹅群、大足山上的佛像、顶礼膜拜的僧众,都一一画入他的写生本中。

1980年 承德途中 23X28cm
他给他自己的写生与创意立下了几条:第一,不能张冠李戴;第二,不拘细节,取其所欲见,舍其所勿庸见;第三,要有所引申;第四,要升华与归纳菊城人才网,易作者之画境为观者之化境;第五,锤炼是为了最真等。

1987年 三峽初探 80X69cm
就这样,他坚持到外地写生10多年,积累的写生素材达数十本。他不怕辛劳、不怕吃苦,他认为现在可以无拘无束地写生作画,是对他20多年所失去的最好的弥补。他一边写生、一边创作,十多年来筱田建市,先后创作出《黄山云松》、《菏泽牡丹》、《泰山极顶》、《雁荡山下》以及《三峡系列》等作品。以中西并用的手法和丰富的色彩,反映了祖国的壮丽河山和城乡面貌的新气象。
老骥伏枥,为艺术奋斗终身!

进入21世纪后,金老已年逾八旬,因年事已高,他也不再外出写生了,更不与外界联系,基本过着隐居式的生活。每天深居简出,闭门作画或整理原来的画稿。

1993年 峽光掠影 100X77cm
天有不测之风云。2003年10月,老人根据三峡写生素材正酝酿创作一幅《神女峰》的水彩画。一天,他突然感到头一阵发昏,视力模糊,两腿无力,便搁下画笔到医院诊治,经医生检查为脑血栓中风。老人在医院住了一个多月,他人在病中,心里仍想着绘画罗二的朝战,他说:“我能再活一次就好了!”病情稍有好转后,他便有意加强锻炼,每天从五楼家中走下来,到对面公园转一圈,或练练毛笔字、写写诗,加强大脑锻炼和恢复手劲,3年后身体渐渐康复。

金家齐一生为艺术而奋斗,但为人低调,作品也鲜有面世。2008年5月4日,他的女儿、也是画家的金莉,在台北第一次为他举办了个人画展,展出了他20世纪40年代到90年代的水彩作品100多幅,轰动了台湾画坛。

1990年 夕照 98X75cm
台湾淡水大学文博艺术中心主任、著名画家李奇茂称这些作品:“既有西方水彩的扎实功底,又有东方水墨的神韵,是台湾光复60多年来看到的最好的水彩作品。”
台湾师范大学美术研究所专任副教授、英国莱斯特大学博物馆学博士曾肃良称:“在大陆也看过不少水彩作品,但像金老先生的作品那样,可以令人一新耳目,更可以令人品味再三,让人体验到一种脱俗气质的,实不多见。金家齐先生不愧是大陆卓越的前辈画家,却也是一位被长期忽略了的水彩巨匠。”
金家齐先生为发展我国水彩画事业,
埋头苦干、不求闻达,
矢志不移地奋斗了60多年。
他卓有成就的探索成果
显现出不可磨灭的光彩,
给我们提供了许多可资借鉴的宝贵经验,
他的从艺态度和探索道路所具有的典范意义,
值得后辈认真领会和学习!